师资简介 更多>>

    招聘信息 更多>>
    联系方式  
泰安市天贶物流研究院
联系电话/传真:0538—6262285 13561771389
地址:泰安市东岳大街32号,正源房产大厦(银座往东500米路北),原劳动大厦。

账号:农村信用社 吕树东  909020150010100554812

QQ号:364360180          2938966583

网址:www.ts56.com
邮箱:     lsdtawl@aliyun.com
联系人:李老师      吕老师
 
信息中心
解读中国能源供应链危机

 

发布日期:[2009/9/10 8:57:34]    来源:泰安市天贶物流研究院-365bet怎么买三串一_365bet官网 _365bet开户地址

 

解读中国能源供应链危机

在铁矿石上,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买主,对价格没有话语权;在稀土矿上,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卖主,还是没有话语权。若不能运用现代科技开发应用,中国稀土资源依然可能为人所用,我们依然不能掌握供应链的制高点,掌握产业话语权。

  在铁矿石上,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买主,对价格没有话语权;在稀土矿上,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卖主,还是没有话语权。在曝出力拓间谍案后,部分国人觉得似乎找到了偷看我们底牌的人,找到了我们没有产业话语权的原因。其实不然,一个间谍只是商战沙场上的一个工兵,找到工兵后面的摇扇者才是关键。而改变危机的根本则是认清并提高我们产业的智慧,这智慧包括先进理念、现代制度、创新科技、产业协同、产业预警等。

  在全球金融危机下,中国能源企业也加紧通过并购等方式,推进我国能源国际化供应链的建设。但市场竞争不是身体块头(企业规模)的竞争,而是产业智慧的竞争。只有能源产业智慧提高了,民族能源产业才可真正强势。

    铁矿石之争

  2009817日,当以宝钢等为代表的中钢协宣布与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巨头FMG达成35.27%(粉矿)的价格降幅时,国人蓦然觉得铁矿石“中国价”指日可待。在被国际铁矿巨头一再牵制盘剥,被间谍门僵局弄得剑拔弩张时,这则消息很是解渴。

  可惜,这并非胜利美酒,更像名誉的麻酒。因为一是,中钢协与FMG达成的价格既没有实现最初40%~45%降幅的目标。二是,35.27%(粉矿)降幅还没达到铁矿石行业的基准价格。三是,该合同有效期是从200971日到1231日,只是短暂的安慰。四是,FMG产能比两拓差距太大。FMG铁矿石年产量约4500万吨,而中国今年每月固定进口的铁矿石都超过5000万吨。五是,谈判也只能为中国节省1亿美元。但为达成这个所谓的 “中国价”,中国需向FMG提供55亿~60亿美元的融资。而让业内人高兴不起来的还有两拓随后表示他们不会跟随这个 “中国价”。

  而最让国人不解的是,同是铁矿石进口大国的日本却总站在卖主一边。其一,中国今年对矿石价预定在40%~45%的降幅要求时,同是买主的日企不但无意和我们一起搞团购价,还近乎迫不及待地和两拓达成仅为约33%(粉矿)的降幅协议。其二,在中国铁矿石价格谈判陷入僵局时,同受高价之苦的日本企业不但没声援我们,反而对中国钢企的抱团谈价横加指责。6l4日,日本 《产经新闻》发文,蔑称中国是不按国际惯例行事的对手,并呼吁制止中国企业在铁矿石争夺战中的 “横暴”行为。

  都是铁矿石进口国,都是吃草的羊。当我们的羊为买草讨价还价,日本羊不但不谈草价钱,竟还诬蔑我们的讨价行为。这是怎样的羊?掀开他们的羊皮大衣,你就明白那是什么羊,明白谁在左右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

  首先我们先确认一个事实 (过去我们多在错看),日本已非能源贫乏国,而是铁矿石供应大国。仅日本三井财团的三井物产,拥有权益比例的铁矿石控股产量就位居全球第四位,年开采权益超过4000万吨。在过去30多年中,日本财团在澳大利亚24个主要铁矿中,重点投资8家,参股16家。在对全球铁矿石资源围猎中,日本财团凭借银行和商社两个推手,搓成了两把超级牧羊鞭——把财团内部的关联企业结成纵向作战部队,把本国其他财团企业联合成横向战队,把能源供应国变成他们的超级牧场。

  在纵向战队上,三井财团已部分拥有力拓 (澳大利亚第二大铁矿石集团)核心矿山RobeRiver等资产,就靠财团内三井物产商贸投资,商船三井的运输物流等;在横向战队上,三井财团旗下三井物产、新日铁,结盟住友财团旗下住友金属工业公司,与力拓共同拥有和开采WestAngelasPannawonica两大矿山。三井财团还与伊藤忠商事联合,同必和必拓(澳大利亚第一大铁矿石集团)合资开发其三座矿山。贸易、制造、金融、物流横向编阵,编成了日本超级战队。

  在国际铁矿石贸易大舞台上,日本财团像演一场提线木偶戏。通过财团下情报机构的信息链、银行企业的资金链、商贸物流链组成的供应链,编织成一根根木偶提线,操纵巴西、澳大利亚国际铁矿石供应商。日本财团又像蜘蛛一样,把产业供应链织网全球。2003年,三井物产收购了世界最大铁矿石生产销售商巴西淡水河谷公司的母公司Valepart公司15%的股份。如今全球三大铁矿巨头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力拓,基本都成为日本钢铁供应链上的一环。被日本财团通过参股投资、合资等形式,绑在日本钢铁产业战车上。谁在幕后控制铁矿供应链,谁在左右铁矿石市价,不言自明。

  由此,就不难理解一个结果:当20052月中国钢企与三巨头焦灼谈判时,三井财团的新日铁单方面主动与巴西淡水河谷达成71.5%的涨价协议,随后与澳大利亚必和必拓达成协议,中国钢企只能屈从;20082月中国钢企再战铁矿石谈判时,又是新日铁率先和巴西淡水河谷达成65%的涨价协议,中国钢企再次接受;20095月当中国正为40%~45%的降价谈判时,还是新日铁抢先达成33%的降幅协议。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中国,却被牵着羊鼻子,被动地跟着日本钢企的价位走。

  牵手在哪里?75日,当力拓员工胡士泰等人因涉嫌窃取国家机密(通过贿赂获得的机密信息,包括国内各大钢企原料库存周转天数、进口矿需求、吨钢单位毛利、生铁的单位消耗等财务数据)被捕消息传出,举国哗然。自2002年铁矿石涨价来,中国钢企几乎一直被牵着走。是因胡士泰这类人偷看了中国底牌的间谍?如此因果判断,未免草率。胡士泰只是一个铁矿石巨头灰色供应链上的一只工蚁而已。制造这条灰色供应链和大量工蚁的蚁后是谁?

  在经济景气国际铁矿石涨价时,作为铁矿石买主的新日铁竟甘做牺牲,为铁矿石涨价定调;在金融危机下铁矿石降价时,新日铁又做急先锋,为较小的降幅定调。这时,国人才看清,新日铁和中国宝钢等是不一样的羊,只是披着羊皮而已。大灰狼只关心自己的供应链牧羊鞭和价格战屠羊刀,围猎入彀的羔羊。

  当全球铁矿石涨价,作为铁矿石买主的新日铁 (三井财团企业)就少赚一些,但作为铁矿石贸易商的三井物产,铁矿物流商的商船三井就可以多赚些;反之,当全球铁矿石降价,作为铁矿卖主的三井物流就少赚一些,但作为铁矿买主的新日铁及其他企业就多赚一些。而无论铁矿石价涨跌,掌控着中澳和中巴铁矿石供应源、贸易渠道、运输物流的三井、三菱等财团,都能从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赚得盆满钵溢。

冲出了 “狼群”?

  买到澳大利亚第三大矿产巨头FMG股权,就意味着我们能放心地买到澳国矿石吗?谈下了35.27%(粉矿)的降幅,就意味着我们能顺利获得适价铁矿吗?首次拿到所谓的铁矿石“中国价”,是中国钢企冲出了狼群,还是走进了新狼群?

  2009818日,也就是在中钢协宣布与FMG达成降价协商后的第二天,同时也是中钢协宣布湖南华菱钢铁集团已成为FMG第二大股东 (华菱买得FMG17%的股权)的第二天,一则消息出现在华菱钢铁集团官网上:818日下午5点,华菱集团与日本邮船株式会社(三菱财团下企业,拥有775艘船舶,全球最大的海运公司之一,和商船三井齐名的铁矿石物流巨头)在华菱大厦举行合作协议签约仪式。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合作!因为双方企业高管全部出场:华菱集团总经理李建国、华菱钢铁股份公司总经理曹慧泉、日本邮船株式会社经营委员小笠原和夫、日本邮船散货运输 (中国)公司董事长上萩隆。还因为这个协议有诸多伏笔: “将为双方建立更加稳定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打下坚实基础,为进一步拓展双方国际贸易做好铺垫。”

  这是一个令人不解的合作!长期以来,我国铁矿石海运由外资船公司垄断。在国家大力倡导 “国货国运”的今天,在中远集团已成为全球第一大干散货船公司的今天,华菱却与日本邮船签订了一个长期捆绑协议。即:在200991日至2012831日期间,日本邮船将为华菱提供从澳大利亚黑德兰港发运澳大利亚铁矿石至中国湛江港或防城港的运输服务。

  海运费疯涨的日子并不遥远,华菱也曾很受伤。由于中国铁矿石海运基本垄断在日本、澳国、巴西等海运企业手中。华菱钢铁集团董事长李效伟曾言: “2007年对中国钢铁企业影响更大的不是铁矿石涨价,而是海运价格的翻番。海运价格上涨的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铁矿石涨价,从巴西运往中国的铁矿石价格约为每吨20美元,但海运费超过了每吨50美元。”海运费比铁矿石价格还高。七分铁矿石价中,五分是海运费!

  在饱经外资海运企业垄断性价格侵蚀下,我们倡导的 “国货国运”为何难实现?这不仅需要中国海运企业思考,更需要中国货主企业思考。遭遇外资企业围猎,难道中国企业就只能做各自逃命的羊,不能进化成协作共生的狼?答案是暂时还不能!因为国企的绩效考核等看各自的业绩,而非看长远战略。今年业绩上不去,明年可能丢乌纱帽。所以为让年终数字更好看,谁给鲜草(票子)便与谁合作。这造就出大批的羊企业,各自为眼前的草,不惜伤害整体的协作共生环境。

  狼群围猎羊群时,总是先找出幼弱或缺乏抵抗力的羊。但企业狼群围猎时,恰恰更喜欢先猎杀肥壮的头羊。组建于1997年的华菱,被称为我国钢铁企业第二梯队的头羊。华菱在今年2月与FMG签署股权认购协议,成为FMG第二大股东 (目前占股份17.34%)。58日,华菱与FMG在长沙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这也是后来的35%降幅得以实现的重要因素。

  中国钢企头羊宝钢去年试图成为FMG第一股东,最终被否,如今第二梯队的头羊得胜。当国人在为华菱与FMG顺利合作,而庆祝保稳铁矿供应链上游时,日本财团是否在因日本邮船与华菱的顺利合作,暗庆为掌控中国钢铁供应链又拿一城?揽到华菱这个新头羊,将可获得诸多新市场。正如2002年,三井物产与头羊宝钢合资,建立宝井钢材加工配送企业 (如今已成为中国最大的高端钢材物流企业)。今日,年轻头羊是否步入了一个新的狼群?

  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中国钢企与FMG合作还面临诸多凶险。其中,最直接的风险是来自物流与供应链的风险。我们就是可以与FMG合作采矿,但是我们真能顺利地把矿石运出?

  FMG成立于2003年,在澳大利亚的皮尔巴拉地区有5.2万平方公里的采矿区,和其大哥必和必拓及二哥力拓是邻居。但是,一则FMG20062月开建铁路、港口等物流设施。在铁矿石专用铁路线,港口码头等物流命脉上都不完善,这也导致其产能很低,目前年产量才4500万吨。二则,在物流基础设施资源上,这个新兴矿企遭到两位老大哥挤压。两拓自1960年以来在铁路和港口实施垄断,使FMG的皮尔巴拉地区丰富铁矿资源(预计拥有约200亿吨矿石资源量)无法充分开发。

虽然20084月,FMG获得澳大利亚公平竞争委员会初步裁决,有权进入必和必拓铁路线,对其铁路线附近的矿山开采。FMG可把自建铁路线与必和必拓的铁路干线形成环线。但巨大的投入资金缺口让FMG再困手脚。日前,FMG之所以愿给中钢协35.27%的降幅,是要拿铁矿资源换基建投资 (中国要提供不低于60亿美元的投资)。去过皮尔巴拉矿区的中国企业知道,那不是太平地。狼群布局已好,而且中国企业已吃过败仗。为了推进中西部地区矿产资源开发等,西澳政府近年计划修建贯穿西澳中西部矿区南北,共计约700公里的两条铁路,和Oakajee深水港项目 (澳大利亚近年推出的最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

  200710月,为对Oakajee深水港项目招标。西澳政府要求两家当地矿产企业Murchison公司和Midwest公司,各提名一家基建企业竞标。Murchison提名了他与三菱合资的铁路公司OPRMurchison和三菱各持50%股份),Midwest直到最后才提名了有中资背景的Yilgarn(中铁物资总公司持股16.7%。若竞标成功,中铁物资总公司将和中钢集团、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鞍山钢铁集团四家国企联合控股50%)。明眼人可看出,OPRYilgarn竞标背后,是中日企业团开展的对澳铁矿物流与供应链的较量。而这次较量,最后以中国五大央企支持的Yilgarn落选告终。

  据说,落选原因是澳方担心有中国政府背景的五大国企及背后资本推手,控制当地资源和基础设施后,会让澳方陷入被动。而日本财团拿下了Oakajee深水港 (海关出口)等物流基建项目,等于咬住了澳大利亚铁矿石物流的一大咽喉。加上其商船三井、日本邮船等物流势力及财团的协同供应链驾驭,西澳难免会成日本财团企业的私家围猎场。

      稀土保卫战

  作为全球最大铁矿石买主,中国在价格上没有话语权,因为整个供应链被外资操作,我们还可以理解。但作为全球最大的稀土矿卖主,中国在价格上依然没有话语权,整个供应链也在被外资曲线操纵,我们难以理解!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这是邓小平在1992年南巡时说的一句话,如今为国人津津乐道。中国拥有全球95%的稀土,全球供应量有97%来自中国。稀土也被称为 “工业的维生素”。中东石油资源让中东国家肥得流油,而中国拥有的大量 “比石油更昂贵”的稀土却被卖成猪肉价。到今年8月初,我国稀土的标志性产品氧化镨钕的出口价格跌至7万元/吨,而在2007年最高价却是17万元/吨。821日, 《证券日报》调查报道显示:仅820日行情,纯度在99%~99.9%的氧化澜的价格只有2~2.3万元/吨,氧化钐在每吨1.7万左右……氧化铈只有1.4~1.6万元/吨,相当于每公斤氧化铈只能卖到16块钱,而猪肉价格都是18/公斤。

  谁在贱卖我们的稀土?我国稀土工业始于上世纪50年代,但因国内稀土资源分布广(内蒙古、江西、四川等地),加之国内对稀土价值认识不足,在上世纪80年代后,无证采矿、乱挖乱采等泛滥,稀土产能过剩。原来只向在包头、上海、珠江三大国营稀土厂推广的稀土分离技术,被利益驱使分散到各地方企业、私营企业及合资企业中。

  到2002年初,我国稀土企业已经达170多家,分布在10多个省市,其中内蒙古就达60家,但年处理能力在2000~5000吨的只有10家,其中年处理能力大于5000吨的只有3家。这些企业普遍规模小、竞争力差。目前国际市场稀土需求量为10万吨/年,而仅我国稀土产能达20万吨/年。每年剩余10万吨,怎能不贱卖?日美等国家乘机大量廉价收购中国稀土。而中国众多的稀土生产企业,80%的为私营企业。他们既没有行业组织促成抱团,又没有彼此股权等合作,都独立对外出口,使得外资企业能分兵突破,谁给价钱低,和谁交易。

  谁在贱买我们的稀土?由于日本电子、汽车等产业对稀土的高度需求。在进口我国稀土的国家中,日本稀土约83%来自中国,占我国出口量的46%,可以说中国每年近一半稀土贱卖给日本。目前日本储备稀土已足够使用20年,日本把储备稀土贮存在海底。

  为保证稀有金属物资供应链安全,日本早在1983年就制定稀土矿产战略储备制度。储备镍、铬、钨、钴、钼、钒、锰等7种稀有金属,后又把铂、铟及稀土三类资源列为储备对象,而这些物资90%依靠进口,而其最大的进口源就是中国。据《国际先驱导报》调查报道,日本为防止大量从中国采购稀有金属等引起中国警觉, “就在中国香港、中国台湾乃至东南亚设厂,从中国转口,甚至大量收购广西、云南一带走私的稀有金属原料或半成品。也有一些日本企业以谈判投资矿山为诱饵,大量从矿山企业购买稀有金属原料。近两年,日本从我国采购的渠道和策略发生了明显变化,从大量、公开、集中采购转为多批、少量、分散采购。还有一些通过中国香港、泰国等地进行转港贸易进口。其目的一是转移视线,另一方面巧妙利用采购时间差,扭曲正常的供求关系,打压和操纵市场价格。”

  贱卖背后的供应链。战争最荒诞的可能是,失势者会把大伤疤当功勋章炫耀。在内蒙古某稀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官网的宣传资料上可看到,“产业国际化进程进一步加快:稀土产业中外合资企业有9家,以日本昭和电工株式会社、日本三德金属株式会社、法国罗地亚电子与

合资丛生。细心人可看出,2002年像日企投资中国稀土策略的明显分水岭。200281日,由当时国家计委发布实施《外商投资稀土行业管理暂行规定》,再次强化对外商投资稀土的管理。日企立刻调整策略,开始减少从中国市场大批量的直接购买,而变相为以合资企业、援建基础设施等方式为主,曲线控制中国稀土资源,操纵供应链。这一年1024日,由日本昭和电工株式公社、包钢稀土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日本东海贸易株式会社、中国冶金进出口总公司共同投资组建包头昭和稀土高科新材料有限公司(投资比例分别为60%30%5%5%),投资者身份已说明其在供应链上的分工:昭和电工是供应链组织者,包钢稀土是设计生产商,东海贸易是贸易物流商。在日资控股下,这条供应链还能偏向谁?

  而沿着包钢稀土的外资合作圈,我们对包钢稀土惊讶地表示,这个种在中国最肥沃稀土资源上的粗壮大树,身上已经长满了桑寄生之类的寄生藤(合资企业)。这些寄生藤蔓都有着更强大的根,也有着更强大的吸盘。除日本控股的昭和稀土,还有19951228日,日资与包钢等合作的包头天骄清美稀土抛光粉有限公司,如今外资已控股60%20042月,包钢稀土(占股50.5%)、日本日产稀元素株式会社 (占股35%)、日本东海贸易株式会社(占股14.5%)合建包头科日稀土材料有限公司。政策可以阻止外资直接批量采购的供应链,却难挡本土企业合资与售股的热情。一个个合资企业如桑寄生藤,变相驾驭中国稀土供应链,轻而易举地廉价吸收中国高投入研发出的先进技术,直接在本地吸收矿源。

  该怎样保卫稀土?有专家表示,我国虽拥有全球最多稀土矿,但按目前开采速度,30年后,内蒙古包头白云鄂博稀土将被掏空;再过20年,江西稀土资源将开采穷尽。而美国、澳大利亚等稀土资源国却封存自家矿藏,能源供应链安全以储备为重。2005年,商务部和海关开始禁止“稀土原矿”出口,并大幅上调了稀土的出口税。20094月,国土资源部进一步采取降低国内产能等措施。目前工信部已编制出稀土工业专项规划,强化资源控制。

  但这些政策基本都是被动的防守。靠采取限制出口,压缩产能保护稀土能源安全,还不够。市场经济下的能源安全已经不是拥有与否的问题,因为我们拥有的未必是我们驾驭的。更重要的是能运用资本、技术、管理驾驭资源。贵州的烂泥沟金矿、辽宁的猫岭金矿、云南的播卡金矿被国土资源部称为三大世界级的金矿。但如今三大金矿虽在国土之上,却已不属于我们:他们分别被澳大利亚的澳华黄金、加拿大的曼德罗矿业公司、加拿大的西南资源公司掌控,外资控股比例分别高达85%79%90%。我们如何驾驭能源供应链?

  首先,要驾驭资源需要强势的民族企业。因为稀土市场的近170家企业,分散生产,产业协同差,才造成其整体竞争力差。在这方面五矿集团和包钢集团已开始行动,去年11月,五矿集团联合赣州企业成立了五矿稀土(赣州)股份公司,欲建成世界最大集采选、加工、物流、应用一体化的稀土企业集团。去年12月,包钢稀土联合其他企业组建了内蒙古包钢稀土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对当地稀土产品统一收购、定向销售,强化供应链完善。

  其次,亟待企业强化横向联合协作。在全球化供应链中,中国企业缺乏横向协作,每个企业单边作战,牺牲大量原料和土地等成本,却获利最少。日本财团经济研究专家白益民指出,中国在能源物资战略上可学日本财团模式。日本在铁矿、石油能物资的全球化供应链布局上,以财团银行做后盾,以商社做供应链组织者,集团内外企业相互参股,互派董事,互换市场信息,相互制约,规范发展的局面,协同完成对能源物资的掌控。另外,中国稀土行业要建立行业中介组织。中国拥有稀土资源超过石油输出国组织拥有的石油比例,但石油输出国组织可以联合起来为油价定调,而中国没有类似的强势稀土行业组织。在对外出口贸易中,本土企业与外资企业各自谈价,反而被外资企业分兵瓦解。

  再则,需要稀土行业企业升级技术,推进应用。我国稀土消费85%用于冶金、机械、石化、玻璃、陶瓷等传统领域,仅13%用于新材料等高技术领域,低于日美等发达国家35~40%的水平,也低于19%的世界平均水平。若不能运用现代科技开发应用,中国稀土资源依然可能为人所用,我们依然不能掌握供应链的制高点,掌握产业话语权。

 

免责声明
1
、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365bet怎么买三串一_365bet官网 _365bet开户地址对本网所刊登之所有信息内容不保证其正确性、可靠性,您于此接受并承认信赖任何信息所生之风险应自行承担。
2
、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敬请及时联系本网
    
0538-6262285),本网将在最短时间给予妥善处理!

打印此页】 【顶部】【关闭】  
 

泰安市天贶物流研究院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泰山网 泰山人才招聘网
联系电话/传真:0538—6262285 地址:泰安市市委党校南楼东315房间(银座往北100米左右) 邮编:271000
网址:www.ts56.com 邮箱:lsdtawl@yahoo.com.cn 备案/许可证编号:鲁ICP备08013569  管理入口
诺盾网络 网站优化专家 金蝶软件 诺盾网络 智仁管理软件 泰安智仁软件公司 智仁软件 泰安深度科技 北大青鸟 泰安深度网络 深度教育